大约有六十多张提供娱乐的桌子
2020-01-15 01:36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就写姓陈吧,不要问我叫什么了,要是你把我的名字登出来,万一上面把这里取缔了,那些没地方打牌的老人还不把我恨死。”当记者询问他的姓名时,老陈笑着始终不愿意说。

关于蒙城路桥下的桥洞棋牌室,老人们告诉记者,他们的下午时光只能用打牌来打发,不管春夏秋冬,只要家中没有事情,就早早地来到这里。

“其实我们的要求很简单,只要一个能让我们打牌、下棋的地方,能够遮阳避雨就行。”老陈说,如今他的一对儿女在外地工作,唯一的娱乐活动就是和老牌友们在此处打打牌,虽然这里艰苦了些,但他们每天却雷打不动地光顾着这里。老陈说:“冬天的时候,我们冒着寒风在这里打牌,有时手冻得连牌都抓不起来,要是真正有场地谁愿意窝在这个地方打牌。”

昨天下午4点,记者沿着南淝河,来到阜阳路桥桥下,发现南淝河的两侧桥洞下,摆放着二十多张牌桌,桌前坐的几乎全是老人,顺着南淝河向西走去,上游的蒙城路桥下有更为宏大的场面,北侧的桥洞下,摆放着大约四十张牌桌,这里密密麻麻地坐着几百名正在打牌的老人。这些桌子、板凳大部分都破旧不堪,西侧的桥洞边,为了防止太阳照射,还用塑料编织袋搭建了一个大棚,整个桥洞宛若一个巨大的贫民窟。站在河边望去,一边是桥上川流不息的车辆,一边是桥下数百老人坐在桌边安静地打牌消遣,景象颇为壮观。

记者走访了双岗街道内几个社区,却发现只有深圳花园、齿轮厂生活区等小区配备了老年活动室。而其余的小区内,虽然住着不少老人,但却找不到老年活动室的踪迹。

这篇稿件的线索源自于昨日本报新闻热线96511上的一条热线投诉。投诉者住在蒙城路桥附近,他在电话里告诉本报记者,在蒙城路桥下聚集了如此之多打牌的老人,弄得那里遍地垃圾,影响了环城公园的市容。

昨天下午,对“大桥棋牌室”的采访快要结束时,一位正坐在牌桌前的老太太站了起来,她不好意思地打量着摄影记者手中的专业相机,半晌才支支吾吾地告诉记者:“我就是想问问你能不能帮我照张相,年纪大了,都很久没有照过相了。”在得到了记者的答应后,她可能因为兴奋,随便找了一处空地站定,背景却是那处因反光而显得黑洞洞的桥洞和那人头攒动的“桥洞棋牌室”,但照片里老人笑得那么开心。

说是“棋牌室”,但每人两三块钱就能玩一下午,不仅提供桌子、棋牌,还无限量为打牌的老人提供茶水,老人们也很乐意享受这种廉价而又实惠的服务。因此,聚集在这里的老人越来越多,很多老人中午吃过饭就得来抢位置,否则这里早就坐满了。

老人们介绍,这处“桥洞棋牌室”已经持续了好几年时间。刚开始,只是偶尔有老人搬着凳子坐在桥洞下打扑克,随着人数聚集越来越多。2007年开始,一些附近的下岗工人看到了“商机”,便在这里摆起了桌凳,摆上麻将、扑克牌,开起了“棋牌室”。如今,蒙城路桥北侧、阜阳路桥南北两侧的桥洞下,大约有六十多张提供娱乐的桌子,每人两元钱的收费持续了好多年。

现有的一些老年活动室的房屋经常被挤占,有的仅仅是挂个牌子,名存实亡,有的被挪作他用,一些运行的老年活动室也存在着场地狭小,不能满足老年人娱乐生活需要的情况。此外,目前虽然国内一些城市有了专门的老龄事业经费,并列入财政预算,用于建设老年活动场地的建设与运行。但到目前为止,合肥市还没有这笔专项基金。

今年71岁的老陈家住双岗小学旁的濉溪一村,光顾这个“桥洞棋牌室”已经有两年的时间了。他告诉记者,他所在的小区属于老旧小区,老年人偏多,小区附近有几处经营的棋牌室,收费都是一小时几十元,老人们根本舍不得花这笔钱,这里就成了他们打发下午时间的最好去处。

环顾这个分布在大桥下的棋牌室,记者发现,大部分打扑克的老人,只是将打扑克作为一种消遣,打麻将的老人每局输赢只在一两元之间。

合肥市老龄委办公室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区划调整后,合肥市60岁以上的老龄人口已经达到115.98万人,让这些老年人“老有所乐”是其中一项重要工作。但老年活动室的建设,主要是靠各区政府或是社区自筹资金来做,全市具体有多少个老年活动室,这个数字还不好统计。但从现实情况来看,很多社区的老年活动室的配备还是不足的,不能满足老年人的娱乐需求。

一张普普通通的照片,就能让一个七旬老人笑得如此开心,这让记者想起了猫在桥洞下打发下午时光的老人们向记者说得最多的一句话,他们说:“我们要求得并不太多,只是一张能够打牌的桌子而已。”听了这话,记者的心里颇为难受——当老人们为了这座城市奉献了自己的青春,皱纹爬上脸庞时,退休后的生活,理应享受。如今,一些老人的娱乐空间却只能去靠着“蹭桥洞”来满足。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specialkemi.cn广东省云浮市俨呢侗建筑劳务有限公司 - www.specialkemi.cn版权所有